「甲洞素食」連吃兩天的 Hachioji 子梧桐日式手工麵

  經過子梧桐好幾次後,終於在某個週末去吃了一回,吃了他家的冷麵以後還真是大大的驚艷了一下,雖然口味上不能說是完全日本風味,比較偏向台式或本地改良化的涼麵,麵條口感倒是很趨近日本地道的嚼勁和滑溜,冷麵的冷度也控制得適宜,在炎日的時候,分外想來上一碗,結果,翌日又帶著相機去了一趟。

Read Article →

「春節吃年菜」過個大肥年!

我喜歡過新年,仔細的原因已經說不清楚,小時候大抵是因為可以買新衣新鞋,吃一堆零食,有紅包領,還有可以到鄉下跟親戚一起『野』,平時沒有辦法得到的在新年裡全部毫不費力就可以得到,長大後延續著同年就開始的快樂情緒,逢年前就已經開始喜洋洋了,即使去年開始就已經失去領紅包的樂趣,風水輪流轉的開始派出喜悅,但快樂的情緒還是沒變的。

Read Article →

「檳城」難忘的 Sawara 魚頭火鍋湯頭

  當回憶的閘子被打開,一整籠子的回憶就像小鳥般飛出來,說到榴蓮,就沒辦法不想到在檳城那天,突然貿貿然決定多待一夜,訂好了酒店,突然想吃火鍋來,立即想吃火鍋當午餐,卻沒想到找到的館子不是不買火鍋了,就是怎麼也找不到網絡上推薦的火鍋館子。

Read Article →

「檳城」那些遺忘的日子,榴槤飄香

我也是一個喜歡回憶過去的日子的人, 小學的日子,中學生活,戀愛的時候,工作的點滴,當然最多的莫過於旅行在外的情境。記得朋友在決定不參與畢業旅行的時候烙下一句『花好幾百塊買一個回憶,才不值得』,當時那句話其實倒讓我深深覺得花錢換過來的回憶是佔了便宜的事。

Read Article →

「出門覓食」萬撓即將歇業的靚女Rojak

我父親是個名副其實的老饕,這環境下成長的孩子嘴雖饞,但是沒有往鄉村小巷竄去,找美食的本領,一天到晚淨在商場吃連鎖店食物。偶爾想喝湯也在商場裡解饞,但每食必想起當年父親帶著我們加上幾小時的車到郊外吃飯,那個原盅冬瓜湯,湯品是用一顆圓圓的冬瓜盛著的,一口下肚便可以嚐出原只冬瓜下蒸爐蒸出湯汁,多鮮甜,多醇口。還有特意下鄉的烏魯音魯麵,五個孩子唏哩嗽嚕的把麵條吸淨,再爭著盛上一碗新的,偶爾在餐桌上拌嘴,吵鬧,父母的怒顏,全部都變成了一鍋加了醋調味的回憶。吃飯,是一種幸福。

Read Article →

「EAT」C女孩的C’s Kitchen 。養顏養身餐

  現已歇業 我的 C 女孩 有些人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你就知道,她可以交心。C女孩是我的前同事,留在我腦海裡最初的印象是,她是個食家,知食、懂食的孩子。那一天她在東家買麵,西家買了奶皇包,她忿忿的跟我這新朋友訴說西家的服務,在我眼裡很是可愛,大剌剌的,吃得好精。她跟我有些相似,除了愛吃這一點,也一樣的敢怒敢言,愛恨分明,我想我們的愛是火辣辣的,那麼的熱情也那麼的好火辣嗆口。

Read Article →

「EAT」炸芋頭糕。Banana cheese cake

前言:最近看上許多table-ware,開始一點一點的購入,買了以後心裡癢癢的非常想動用他們,所以沒下廚的時候,在外頭帶了一些可口美食回家,也要擺上盤子在家裡玩你儂我儂或獨自午茶/吃飯的橋段。即使省去了煮食這環節但仍然堅持要讓美食在家閃亮登場(撲哧)。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 Read Article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