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Heidelberg 2010」海德堡。印象

車站外的腳踏車潮

海德堡車站外的一片腳踏車潮

我把海德堡規劃成,從巴哈拉赫到下一個目的地--慕尼黑的中間站,休息一個夜晚,順道看一個不同的城市。

四年前,我還算是自助旅行的新手,第一次自己策劃的的香港兩人行(初次出門自助遊一半的時間耗在尋找網友推薦的餐廳和景點),接著是很沒計劃性的希臘度假(貪小便宜心態沒做好功課便隨意買了一個旅遊配套),英國的幾個大小地方週末遊,還有便是貪心遊客心態的安排了比利時和荷蘭,最後是離開離開英國回家開始工作生涯前的42天歐洲畢業旅行,雖說也走了好幾個國家後才自己策劃這次的旅行,但是貪心旅客的心態還未被磨滅,硬是安排了許多網路上推薦的地方,求的是在回國前多看幾個地方的趕路式旅程。畢竟離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來一次,也或許就再也不回頭了。

殊不知,一段旅行,重要的不是量,而是質,多年後仍刻骨銘心的一段日子。

 

車站對面的大型鋼鐵藝術像

車站對面的大型鋼鐵藝術像

要說起海德堡,肯定不會忘記這座像是長頸鹿的大型雕像,出門還是回到旅館都會在冷冷的鋼鐵的低頭長頸鹿眼下走過,更不會忘記翌日出發慕尼黑前發生的冷漠事件。回憶這回事總是參雜著事情發生的時候一同聽到的音樂/聲音,看到的事物(所以當你全神貫注的看著恐怖影片,被嚇著晚上發惡夢的機率是遠超過,時而闔眼時而閃躲的人),聞到/吃到的味道,當日的氣溫/氣候,或許還有觸摸到的觸感。看見這長頸鹿,我條件反射的聯想到售票小姐的冷漠。

 

海德堡的藥劑博物館

海德堡的藥劑博物館

一如往常的在車站索取了地圖後,跟著地圖閒逛,目標清晰的目的地也只有一個,就是海德堡的藥劑博物館。也許姐姐是個藥劑師,藥劑博物館好似也跟我有點兒關係,怎麼也得去看看。博物館裏面介紹了許多古時候製藥方法、道具,還有檢驗病患的方法。雖然老早聽說過古時候檢測糖尿病的方法為品嚐尿液,但在昏暗的博物館裡再聽一次,還是覺得特別悚然。

時代進步得非常快,在平日的生活裡總對著現今的一切感到非常理所當然,只有旅行的時候才會這樣感慨著古時候的人在物資醫療缺乏的年代,也這樣的頑強的讓後輩生活至今。

 

海德堡的藥劑博物館

海德堡的藥劑博物館

走到博物館外的某一處,看見許多人塗鴉著到此一遊的字,心裡覺得如此刻寫這類型的字究竟有什麼意義,刻了會高興麼?還是讓100年以後的人,看見100年前的人有這麼一個沒文化的怪癖好?這我怪罪電影裡曾經出現的這麼一個情節--分手後的男女到曾經遊玩的地方摸著刻下的字回憶過去,讓人產生錯誤性以為這是有趣/浪漫的行為。文字和回憶是很美,不過,“到此一遊”刻寫在旅遊勝地一點也不浪漫。

最後給姊姊買了一個小藥盅當紀念品,如果是和姐姐一起來該有多好,肯定會對著古物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。

再次經過巨型長頸鹿下回到旅館,當時還不覺得鋼鐵是冰冷的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閒來沒事的消遣處:

gloogle plus_small
Google plus
instalgram_small
Instalgram
twitter_small
Twitter

 

 

 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One response on “「Heidelberg 2010」海德堡。印象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