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Berlin 2010」柏林第一夜,啤酒與豬皮酥

抵達柏林機場

抵達柏林機場

延續著丹麥蹦躍的心情,伴拖著大行李背著相機行頭,我拉著小行李掛著 tripod, 走出機場,熱情迎接我們的是微熱的太陽天。我放下手上的行李高舉地圖查找往民宿的地點還有交通方式,這些時候雖然伴會在一旁寫意的拍照,拍拍風景,拍拍我,但沒有做好完善功課的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,像是被老師抓到沒做功課那般,好害羞。

每次在旁邊看地圖,旁邊“呼嘯”而過的背包客都會讓我緊張起來,我什麼時候才找到路啊!

每次在旁邊看地圖,旁邊“呼嘯”而過的背包客都會讓我緊張起來,我什麼時候才找到路啊!

時間重來,射手座的我還是不會把所有細節一一安排好,因為我幻想著驚喜。

 

常向宇宙發送訂單的我這一次也如願的不斷收到貨,第一天就苦苦尋找那隱蔽的旅館,汗流浹背找到旅館以後宇宙也不吝嗇的給了我們一份小小的驚喜,抱著這份小快樂我們安置好隨身行李後便出門去買啤酒慶祝。

 

踏入酒品部門以後,我們遊走在一列又一列的酒品架,新奇的看著架上多不勝收的陌生酒品,兩人不斷舉起特別/有趣的酒瓶展示給對方看,越逛越是開懷。雖然我們倆都不懂得品酒,我更是沒有飲酒的體質,但仍然想要湊熱鬧的喝上兩杯。

 

雖然沒有特別鍾情於酒精飲料,但是看見好幾列酒精飲料架子,血液還是大沸騰!!

雖然沒有特別鍾情於酒精飲料,但是看見好幾列酒精飲料架子,血液還是大沸騰!!

さけのでぱと

 

大沸騰的樣子(拍照生手拍糊了,哈)

大沸騰的樣子(拍照生手拍糊了,哈)

百多歐的酒精就這麼隨意擺在架上,英國的ASDA還綁了防盜電子牌呢。

百多歐的酒精就這麼隨意擺在架上,英國的ASDA還綁了防盜電子牌呢。

お酒

與 Sex and The City 相遇在柏林大賣場

與 Sex and The City 相遇在柏林大賣場

 

呃?!!這真的是 BBQ sauce?!!

呃?!!這真的是 BBQ sauce?!!

最終我們在商場買了pork skin crackle 還有半打的 Radler, Radler  是啤酒加lemonade的飲料(註一),對於酒品初入門者來說這是最容易接受的像汽水似的的微酒精飲品,倒入杯子裡的時候依然會像啤酒般冒出濃厚的白色汽泡,入口帶甜流進喉間微苦的啤酒溢出,末已無可避免的從肺部發出豪爽的“啊— ”。

 

只記得買了綠色瓶子的 radler, 再讓我喝一次,我一定記得你。

只記得買了綠色瓶子的 radler, 再讓我喝一次,我一定記得你。

提著沈甸甸的半打啤酒我們回到民宿,坐在床沿或床旁的沙發上,一瓶瓶Radler接著開,用嘴接著酒瓶口仰頭大飲再伸手取一塊 pork skin crackle (豬皮酥),炸得酥脆的豬皮沒了豬臊,只剩豬皮獨有的鹹香味,放進嘴裡被炸得起了小顆小顆泡泡瞬間在嘴裡萎縮融化,剩下酥脆的皮層,和啤酒非常對味,後來我們也多買了兩包在旅途上當零嘴吃。我們兩個人遠離鬧區在夜幕下寂靜的柏林住宅區內,這樣慢慢的喝著吃著,東西聊聊,甚歡。

 

就是這個非常可口的下酒小菜--pork crackles

就是這個非常可口的下酒小菜--pork crackles

但,明白我的人也知道,我沒辦法喝酒,我的酒精過敏體質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不可收拾,回望幾年前還可大呷6杯紅酒的豪氣已不復再(傷心的人兒只好回歸嬰兒團隊一起嚼飲奶類),那一晚我邊偷偷抓癢,邊大口吞嚥這誘人的玉露,直到伴察覺到已經爬上脖子的紅斑,才被迫結束那一夜。幸運的是,一般必需耗2個星期才可以消退的紅斑在第二天已經消失無蹤。

在德國的第一夜,我只記得我們喝了半打酒,好快樂。

註一:Radler 既是馬來西亞的 Shandy/Jolly Shandy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–

閒來沒事的消遣處:

gloogle plus_small
Google plus
instalgram_small
Instagram
twitter_small
Twitter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

Leave a Reply